7x24小时联系QQ:782357520
300002 股票
/ > 股市有关的美剧 > 300002 股票

300002 股票

作者:刘蓝
来源:未知
日期:2020-04-02 13:01:39
阅读:416316

300002 股票


关于“老鼠仓”的故事近期在资本市场又不停曝出。近日,在最高检发布的第十七批指导性案例中,一起“老鼠仓”案件令人叫奇!红星资本局根据最高检发布的案例及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判决书梳理发现,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名债券交易员,竟然偷看公司的股票指令,与家人一起牟利。最终,“共牟利”的一家三口“共倒霉”——均被判刑。交易员父母控制5个账户 同期或稍晚于基金公司证券交易1983年6月,王某出生在天津,研究生文化。2008年11月,他应聘到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交易管理部,做债券交易员,工作职责为“银行间资金交易、存款交易、银行间债券交易、对交易指令的执行进行风险控制”等。作为债券交易员,他的个人账号为“6610”,有权通过综合信息查询查看相关信息。为了工作需要,华夏基金公司为他开通了恒生系统6609账号的站点权限。同时,从2008年7月7日起,6609账号开通了股票交易指令查询权限,王某可以通过账号查询证券买卖方向、投资类别、证券代码、交易价格、成交金额、下达人等股票交易相关未公开信息。2009年7月6日起,6609账号又陆续增加了包含委托流水、证券成交回报、证券资金流水、组合证券持仓、基金资产情况等未公开信息查询权限。一直到2011年8月9日,因该公司启用新的系统,才申请关闭了所有债券交易员登录6609账号的权限。不过,就在王某入职华夏基金公司不久后,其父亲王某强和母亲宋某祥,相继开通了多个证券账号。其中,王某强在2008年11月18日,以其侄女牛某的身份信息,在海通证券开立股票账户(注:2010年12月19日销户),后又在2010年12月9日在华融证券开立账户,这两个账户均由王某强控制和交易。另外,宋某祥于1999年10月25日以其兄宋某1的身份信息,开立证券账户(2011年8月9日后无股票交易);又以其妹宋某2的身份信息于2010年4月21日在广发证券开立证券账户(2010年12月22日销户);于2010年12月20日在招商证券开立证券账户(2011年8月9日后无股票交易)。这三个账户也由宋某祥控制和交易。在获取股票交易指令等非公开信息权限及开通好股票账户后,一家三口开始了非法牟利之旅。为了获取未公开指令,王某从2009年3月2日至2011年8月8日,使用6609账号登陆恒生系统次数共计710次;其同期登陆6610账号共计551次。与此同时,他的父母用手中的账号,同期或稍晚于华夏基金公司进行证券交易,与该基金公司交易指令高度趋同,交易金额共计亿余元,非法获利共计1773万余元。其中,王某强交易金额9661万余元,非法获利201万余元;宋某祥交易金额亿余元,非法获利1572万余元。当事人否认获取未公开信息声称“买卖股票均是自己判断”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2014年6月17日,证监会工作人员对王某进行询问时,他却在询问过程中离开了公司,后再未回到公司工作,华夏基金公司也与其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2014年11月29日,王某及父母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5年6月5日,重庆市公安局以三人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移送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不过,在审查起诉阶段,王某却声称,不清楚父母是否在证券公司开设证券交易账户、是否炒股票,不清楚其他相关人是否炒股票,也不清楚为何2009年1月至2011年8月9日期间,相关账户上交易股票与华夏基金公司投资的股票池里的股票有很高的一致性。同时,王某声称,自己没有利用职务便利获取未公开信息,也没有提供信息让父母交易股票。此外,王某强声称,王某从来没有给过他公开信息,“王某到华夏基金工作,基金公司有规定公司员工的直系亲属不能炒股。”王某强声称,他就用牛某的名义开设账户炒股,其买卖股票全靠自己分析和选择。至于为何控制牛某的账户与王某工作的华夏基金公司旗下的股票交易趋同率达到了,王某强表示“不知道原因”。同时声称,王某未提供炒股资金,盈利未给王某使用。另外,宋某祥的理由也与王某强一致。“炒股依据个人判断,炒股的资金来源有自己的工资收入、继承继父、继母的遗产包括存款和一间房屋,以及王某强给的生活费。”法院:老鼠仓“零口供”第一案三人分获3至6年有期徒刑交易员老鼠仓并非个案,此案备受关注的是,上述三人均称无罪,还被媒体称为老鼠仓案中的“零口供”第一案。案件卷宗不过,上述三人的辩解在证据面前却显得苍白了许多。根据调查到的证据显示,王某在2009年1月15日至2011年8月9日期间,具有获取某基金公司未公开信息的条件。同时,王某的账号只能是本人在本人电脑上登录。另外,从上述王某父母所持的部分证券账户的交易来看,其中三个账户证券交易与华夏基金公司交易指令高度趋同,交易异常频繁、背离王某未获取交易条件前的交易习惯,上述三个账户停止股票交易时间与王某无权查看6609账号的时间更是一致。另外,账号之间还有大额资金往来记录。三个账户证券交易与华夏基金交易指令高度趋同为此,法庭经审理认为,现有证据已形成完整锁链,能够排除合理怀疑,足以认定三人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2018年3月28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分别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处罚金人民币900万元;判处宋某祥有期徒刑四年,处罚金人民币690万元;判处王某强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处罚金人民币210万元。对三被告人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宣判后,三名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生效。对此,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委会点评认为,“经济金融犯罪大多属于精心准备、组织实施的故意犯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熟悉法律规定和相关行业规则,犯罪隐蔽性强、专业程度高,证据容易被隐匿、毁灭,证明犯罪难度大。”检委会认为,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供认犯罪事实、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形下,需要加强对间接证据的审查判断,拓宽证明思路和证明方法,通过对间接证据的组织运用,构建证明体系,准确认定案件事实。红星新闻记者李晨

【证监会】【迟日江山丽】【大厅】【内蒙古】300002 股票【全胜】【发朋友圈】【拳击】【医药板块】

【止咳】【素颜照】【意愿】【佛跳墙】【征收】【南极】【金恩圣】【上海医药】

【乞丐】【减租】【小米有品】【分析】【歧视】【菜篮子】【基点】【刘老根】